HOMOLOGY 10

【记录】
79年11月15日
广播:希德·一等兵请回答。 希德·一等兵请回答。

希德:……(声音过小,识别失败)

广播:请带上头盔。

希德:(液压声)(机械摩擦声)(微弱蜂鸣声)

广播:请如实回答:你见过这两个人吗?

(图片显示:大和·议员/扎卡里·区长)

希德:没有。

广播:你的脑电波显示你的神经有短暂的兴奋。请再次如实回答。

希德:……也许在哪见过,但不记得了。

广播:请阅读以下这则新闻。

(文本显示:金区医院发生小规模爆炸,造成两名人员轻伤)

希德:……

广播:你与这有关吗?

希德:……很显然没有。

广播:嗯……如我所料。

希德:……?

广播:我们其实在调查一个与你有密切联系的人。

(图片显示:以塞亚·上士)

希德:(沉默)

广播:这个人近期失踪了,是么?

希德:嗯。

广播:……请稳定你的情绪。你的脑电波正在剧烈地波动。

希德:……你们想怎么样?

广播:我们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这并不用你费什么功——只用操作这个给他发一条信息就够了。(图片显示:未知型号通讯器)这样我们就可以追踪这信号的去向了。

希德:(停顿)你们可以找到他?

广播:(笑声)果然……你也正像我们一样,迫切的想知道他的去向吧。

希德:(沉默)

广播:这样我们的两全其美了,不是么?你来发出消息,我们来帮你找到他。

希德:然后我就可以亲眼看着你们对他百般折磨?就像对我一样?

广播:(大笑)看来你们铁区人也并不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暴徒。

希德:……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广播:嗯?

希德:我最讨厌,别人用高我一等的口气对我说,“你们铁区人”。

【服务终端】
殖民地915百科:铁区
        铁区是殖民地915总面积最大,人口第二多的区域,其范围包括了殖民地的整个边境地区。但尽管如此,铁区并没有任何管理人类进出殖民地的权力。
        作为殖民地的边境要塞,铁区肩负着殖民地范围内最为神圣的使命。但同时,作为唯一能够合法持有武器的地区,铁区的居民的行为也受到最严格的限制与监视。

现任区长是扎卡里·区长,战功赫赫,献身于殖民地的和平事业,因其军功与威信于3262年高票当选区长,并兼任铁区议员。

【诺厄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5日
        今天是钴区一部分医师难得的休息日,基兰和布伦丹便像往常一样来与我们暂聚。
        以往他们也常来,陪议长一起喝茶聊之类的。基兰是个十分可爱的孩子(也许并不是?听说和布伦丹年龄相差并不大,想来应该只是童颜吧),总能展开议长纠结的眉头。
        只不过这次完全没有以往轻松的气氛。
        仅管如此,议长先生还是露出了与对其他人不同的,毫不刻意的微笑。
        “议长先生!……”基兰完全没有有把自己当外人,径直向议长走去,“到处都找不到希德……他还没有回我的消息。”
        显然基兰还没有看到对枪击案调查的最新消息。更要命的是,议长还刚刚委托了希德去查东西。
        “我现在暂时不想谈他们。”议长让基兰坐在自己腿上,脸上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布伦丹好像有点为难,似乎是之前是瞒着基兰关于希德被拘留的事的。他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说:“议长先生,我相信希德和以塞亚都不是那样的人。也请您相信他们。”
        也许是觉得这样的话越发令人觉得没有安全感,议长下意识的将椅子向后移了一些。“谢谢你为他辩解。不过我有我自己的判断。”
        议长的防备心让布伦丹全身僵直。
        基兰看看布伦丹又看看议长,不知所措。
        曾经在铁区接受训练的我内心一阵酸涩。
        亲密无间的钴区人,还有稍微近身便会引人戒备的铁区人。
        布伦丹在他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面前,止住了脚步。
        然后更加挺直了腰板,转过身,用军人的骄傲姿态向书房门口走去。
        “布伦丹。”议长在布伦丹将要出门的那刻说道,“你是我唯一信任的铁区人。”
        也许是旧时的伤口又在隐隐作痛了,布伦丹用手轻触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立在原地,不再说话。

        “议长并不是有意要疏远你。”我跟在布伦丹的身后关上了书房的门,“你必须明白……那件事对议长影响很大。”
        我想他应该明白“那件事”指什么。无论是对议长,对我,还是对布伦丹来说,那都简直是地狱。

        我依旧记得那一天,在议长亲自为布伦丹授予勋章的时候,有一个人冲上了奖台,拉开了满身的炸弹的引信,高喊着“铁区万岁”。
        我也还记得会场中陡然升起的大火,和发疯似的冲向议长的我。可我还是太晚了。
        等我终于赶到议长的身边,布伦丹已呆立在那里。议长安然无恙,可一条钢筋直直的刺穿了布伦丹的胸膛,后半截已被浸得亮闪闪,粘稠的墨色液体顺着它滴下来。
        他胸口的勋章,在火光中熠熠生辉。

        “伤口还好么?”我问。
        “早就没事了。”他答道。
        “……一直以来,多谢你了。”
        “这是应该的。保护殖民地的每一个公民是铁区人的义务。”他道,“至少守则上是这么写的。”
        是啊。要是每个铁区人都有这么通情达理就好了。

【扎卡里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5日
        “我不懂你。我不懂你们这些人。”筱原大和挣脱了我,颤抖着道。
        我的背后扎满了碎玻璃,仰面像是躺在钉子床上一样。“快叫人来。”我用所有的力气说。

        “你绝对想不到我用了多久才把你背后的碎玻璃都挑出来。”阉人护士尖着嗓子说,“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折腾,要不要命了?”
        他修着指甲,时不时瞟一眼各种仪器的数值。
        一直以来我都对阉人这种反自然的做法有点反感。可这世上毕竟还是有正常男性不愿干的活,也还有情愿受辱也要养活自己的人。
        至少对他们从来是不抱有任何同情的。
        我不顾背上撕裂的疼痛,揪着他便问:“炸弹谁放的?”
        他已顾不得掉到地上的锉刀,慌张的摇手,“不是我!我……我不知道……饶命啊!”
        “你是新来的?”
        “是……是。”
        “知道我是谁么?”
        “啊!……抱歉啊大人,他们没有跟我说,我不知道!……”
        “哼,怪不得。不然他们也不会叫你来受我的气。要是你知道了,你准不敢来。”
        “您……您是……”
        “扎卡里。铁区区长。”
        看他的表情像是被人一刀捅穿了腹部。他昏倒的动作也是。
        而让我无名火起的不只有倒在地上的他,还有——
        我好像感觉不到自己的腿了。

【希德的日记】
        铁区人并不是没有脑子。不仅如此,他们还比其他人多了勇气。
        我就这样在监控之下,取出按钮中的线圈缠在手上,用里面的金属簧片撬开了门。门口的守卫接触电场而死。然后我从容地夺过他们的枪、应急开关和身份卡,扬长而去。
        “你雇的铁区佣兵此刻也许正对着屏幕偷笑呢。”
        在击毁监视器前,我望着镜头说。

评论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