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LOGY 08

【安格斯的日记】
3279年11月13日
        我十分期待看见扎卡里听了这话的奇妙反应,然而事实上未能如愿。
        他没有任何要失态的迹象,脸上的笑反而更夸张了:“我是扎卡里,铁区议员。我像我们曾在早上的议会中见过了。”
        “筱原,之前通过的体检什划进展怎么样了?”我故意打断扎卡里。
        筱原很配合地将注意力转向我:“第一次全员体检已经结束了。没有发现任何患病男性病例。”
        “那就好。”
        我看见扎卡里用力绷住他的脸。

【希德的日记】
3279年11月14日
        痛。
        好痛。
        全身都好痛。
        我倒在幽暗的拘留室的角落,动弹不得。
        我这是怎么了?完全无法抑制内心的怒火。
        现在倒好……真的被当作恐怖分子看待了,与我相伴的只有四周嗡嗡作响的高压电场。
        不过,也许特殊的电磁波可以……?
        我掏出以赛亚给我的手机。
        ……
        啊,我在妄想什么呢。
        我松开手,手机落下,砸到了我的脸。
        一定是被重重砸到的原因,酸涩和痛楚涌向了鼻尖。
        在我眼前无限放大的手机反而变得模糊不堪——尤其是上面快要失灵的解锁键。
        求你了……随便谁都可以……快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希德的日记】
3257年4月12日
       我又看见以塞亚站在矮墙上和别人打架了。
        很奇怪,一般这时候都会有人去找培养师告状,今天却没有,倒是一圈圈围在矮墙边看。
        一定是他又甩耍了什么花招。
        此时的他正挥舞看不知从哪捡来的废金属管,嘴里“咻咻”地模仿抡动光束军刀的风声,侧身闪过了对方的一击。
        对方的肩背上出现了破绽。从矮墙的狡窄处落脚他便可以绕到对方背后给予关键一击。
        他准是这么想的,因为我看见他向狭处伸出了脚。
        我这才意识到这个角度他抬眼便能看到我,忙向一边闪去,可还是太晚。
         “希德!……”
        话说到一半突然就没了后文,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落地声。
        周围的男孩们都叫嚷起来,向四处蹿开。
       但我……我绝对是疯了。
       我竟没有任何迟疑地往与所有人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在做什么呢?也许这将会是英雄伟业,但设有任何会赞许我——甚至根本没有人在看。
        所以我一定是疯了。
        我又在想什么呢?
        再次拾回意识是在我来到以赛亚近前,然后猛地停住的时候。
        他的伤势没有吓到我。反而是他的眼神——那是我从未见过的眼神。
        然后他立即眯起了眼睛。
        “你不走?不怕我告诉培师是你害我摔的?”他冲我似笑非笑地挤着眼。
        我突然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愣了半晌才说,“对不起。”
        说出这话极需勇气,因为培养师最再为我们的小打小闹付医药费了。上次彼德不过是划伤了手指,伤好后便被关了两小时的禁闭。
        他好像很吃惊,犹豫了一会,“这样吧……你送我去培养师那,我们一起受罚。”
        “你能走吗?”
        他努力尝试后摇了头。
        “那好吧。”
        以赛亚那个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以赛亚比我高了快半个头,背起来有点吃力。
        “上一次和你说话是什么时候?一年前吗?”好像想要努力打破尴尬的气氛,以赛亚说着。
        我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为什么又不理我了?那没按钮……还在吗?”
        我就怕他问这个,“早扔了”,我说。
        他好像突然变重了很多,压得我直不起腰来。我不得不减速很多,但他不再做声。
        我有点意外。
        “算了。”然后我先沉不住气了,“我骗你的。它还好好地呢。”
       “哈,我就知道!”他像是早已猜透了一切,“怎么样?我演得像不像?”
        他从我背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其实你还是挺在乎我的。”他向我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拔腿就跑。
        我站在原地,满脸躁热,像是受到莫大的羞辱。

        后来,不知为什么,我有两天没有看见以塞亚。别人都说是摔坏了腿,可我有点不明白。
        难道那不是他骗我的吗?不然他那时是怎么站起来的呢?

评论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