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LOGY 07

【录音】
  79年11月13日18:32
  探员:希德先生,听说您从早上开始到现在都不在铁区。您去做什么了?
  
  希德:(“咚!”)这是在干什么?
  
  探员:您背后是您的武器吗,希德先生?
  
  希德:是。这是我的镭射步*枪。你问这些做什么?
  
  探员:今早的枪击案您听说了么?
  
  希德:(停顿)在通讯器里看到了。
  
  探员:经鉴定死者都死于镭射步*枪的狙击。就是铁区统一使用的这一种。
  
  希德:哦。我们基本上都用这个。
  
  探员:所以,请回答我,希德先生:您从早上开始到刚才都在做什么?
  
  希德:你在怀疑我?
  
  探员:只是问问而已。不必紧张。
  
  希德:早上我还在训练。这很可笑——在枪击案发生的时间我不可能赶到金区。我的战友可以作证。
  
  士兵:恐怕不行。
  
  希德:什么?
  
  士兵:枪击案是在你完成训练之后发生的。
  
  希德:可很显然我没有办法赶过去!我金区的通行证在昨天也已经到期了!
  
  士兵:也许你有不需要通行证而穿行于其他区的方法呢?伪造身份卡对于以赛亚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听说他还和黑市上的一些人有来往。说不定以赛亚的失踪就是你们自导自演,为这次枪击案设计的阴谋......
  
  希德:荒唐!(重击声)
  
  士兵:啊!你竟然......
  
  探员:希德,请回答我:你究竟去了哪里?
  
  希德:我?说了你们也不会信;我出殖民地去找以赛亚去了!你们,你们一个个竟然......
  
  探员:请你冷静,希德先生。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为你作证,倒是有人说在金区见到与你类似的人。我想无论如何你应当参与我们的调查,请你......
  (嘀——)
  【录音中断】
  
  【诺厄的日记】
  3279年11月13日
  议长刚走了两步就晕倒了。
  我匆忙放下药向他冲去。
  为议案的多日操劳和大幅的情绪波动恐怕已让他不堪重负了。从冰冷的地板上搬起他的身体,我觉得我似乎正抱着一具没有躯壳的灵魂——他怎么这么瘦弱?
  长发拖到了地上,我不得不非常小心地迈步以避免踩到它。
  为下药后,我便给医生打电话。
  “病人太多我一时走不开,要不你过来看?”
  “不是我。是议长。”
  “......哦。”
  “必须安排单独的病房和无障碍通道。”
  “可是......”
  “我们马上到。”
  “等......”
  
  【安格斯的日记】
  3279年11月13日
  一睁眼便看到了满眼的白色。
  不是我熟悉的颜色。
  “去找扎卡里......”
  “别动。”
  诺厄拉住我将要扯动输液管的手,让我躺回原位。
  “我在医院?”我望着粗劣的被单和脏兮兮的病号服埋怨着,“为什么?”
  “枪击案中的受害者需要抢救,可是医生稀缺。医院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医资力量,还是人手不够。”
  “可是......”
  “嘘。”诺尔望着四周,“不要引起注意。能够给您单独的病房已经非常难得了。”
  我叹了口气。
  最近到底怎么了?
  我可不想穿成这样被认出来。
  正这么想时,病房的门突然被粗暴地推开,又强行塞入了一张病床。
  “哟。”推着病床的人正是扎卡里,“是您啊,议长先生。”
  
  【短讯】
  -扎卡里议员,金区要派探员到铁区调查枪击案的事。您在哪里?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么?
  
  -我在金区的医院,一时抽不开身。不过尽管让他们来好了,我没有什么可藏的。
  
  -明白了。
  
  【未知文件】
  我是谁?
  这是哪?
  我要做什么?
  他们......是谁?
  
  【安格斯的日记】
  3279年11月13日
  “医院之间不允许有私交,你不知道么?”我质问扎卡里。
  他不紧不慢地调整着输液速度,一边整理着病床上的人的铺盖,道:“可是我想,就连议长先生看到有人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也不会见死不救吧,嗯?”
  他把尾音拖得很长,令人很不快。
  病床中躺着的是筱原大和,信任的铂区议员。由于某些原因我对他印象很深。而我更清楚扎卡里这样巴结他是为了什么。
  “这是专门为议长准备的病房。请你出去。”诺厄站了起来,与扎卡里对峙。
  可扎卡里却丝毫没有惧色,保持着完全相同的另人厌恶的语气:“真是扫兴。可这医院已经没有空的病房了,你总不会忍心让亲爱的大和议员谁在走廊上吧?”
  我恨不得立马去撕掉他伪善的面具。
  我正愤然要质问他关于枪击案的事,筱原忽而睁开了眼。我只得把话又吞了回去。
  他望着自己被严重灼伤的手臂,痛苦的叹了一声。
  但比起他自己的伤势,我的出现似乎更令他惊讶:“议长先生!请您赶快回去!这里不安全!”
  “怕什么。”扎卡里不知趣的插了一句,“有我和诺厄在,没人伤得了他。”
  诺厄似乎很不愿被与他混为一谈,用力抿着嘴。
  “你是谁?”筱原望着扎卡里问。

评论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