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LOGY 06

破晓(六)
【新闻】
议会遇袭   硅区、氯区议员丧生   铂区议员重伤   凶手尚未落网
【扎卡里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3日
        铂区的新议员是一个不愿用自己的职业当做姓氏的怪人。
        不过……“筱原大和”确实比“大和·议员”好听。
        那个人长着与我们所有人略有不同的脸——可我说不出是哪里。无论如何,这令我非常感兴趣。
        但最有趣的是他的观点。
        以下是他的原话:
        “我们不应当总是归咎于议长。没有了总统以后,议长便是这个国家的象征,所以他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都应该是正确的。即便有错,错也在我们。”
        很显然这样的论调作为一个议员的发言十分不合时宜,不过对于他这种身处整天只懂科研不问时事的铂区的人犯下这种错误是可以理解的。
        不……说犯错有点太过。
        不应总归咎于议长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所有人早已对此心照不宣。现在把这挑出来说显然是在为自己树敌。
        他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当上议员的?我更加好奇了。
        应该叫手下去打听打听他。

        议会开到一半会场不知为何有些躁动。紧接着氯区议员应声倒地。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枪响。所有议员开始慌张地逃离,会场乱作一团。
        我四下张望,设有看见筱原议员的身影,便冲门倒在血泊中的几个人。
        筱原捂着手臂,挣扎着向出口移动。
        “跟我走。”
        我伸手将他架了起来,和他一起向出口走去。

【新闻】
以下是对铁区议员扎卡里关于议会枪击案的采访:
记者:枪击案当时是怎样的情况?

扎卡里:枪响了三声,有三个人被击中。人们四处逃蹿,但之后便再没有枪响。

记者:您认为这反映了什么问题?

扎卡里:戒严令的实施刻不容缓。必须马上再次表决。

记者:您认为凶手是谁?

扎卡里:还不清楚。但从枪响三声的间隔来看,狙击手应当只有一人;出手迅速而准确,而且选用了能够穿过玻璃的镭射步*枪,应当是受过军方训练的人。

记者:有人认为您与这次枪击案有关,您如何看待?

扎卡里:这是无稽之谈。

【希德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3日
        殖民地外的沙暴越来越大了。
        沙砾猛烈地敲着面罩,“哗啦哗啦”的声音充斥着我的大脑。
         不远处便是破晓号救生舰的残骸。只能容纳六人的救生舰在我看来已足够壮观,而包含12艘救生舰的破晓号的样子,更令我难以想象。如果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是不是我们都会有完全不同的现状呢?
        而30年的风沙早已把原本光亮的船体刮的面目全非,里面的物资设备也被拾荒的人们搜刮一空。如今这里只剩空壳了。
        脚踩在金属的地板上,我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和舰外的风声。挡风玻璃得布满了裂纹,不时有风漏进来。
        我走到控制台前,一眼看见了缺失的一枚按钮。
        “也许等这一切结束了,我可以带你去破晓号那里,去偷那上面的零件。”以赛亚的话刺痛着我,“你会假装阻止我,然后还是会假装不情愿地跟着我,是吧?”
        是啊。等这一切结束了。可这些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又也许是你也已经忘了吧,以赛亚?
        你与我的,这个约定。

        真的很奇怪。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脑子里开始出现些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好像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只在于过去,又好像过去的东西从来都没有离开。

        按钮是被强行拆下来的,很显然已经无法再归还原位了。     
        我叹了口气,将它收回了原位。
        所以白来了一趟?
        沙尘暴减弱一些了。我向窗外望去,依稀可以窥见殖民地的全貌。
        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去了。

【安格斯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3日
        躲过了成群的硒区记者,我终于和诺厄一起回到了书房。
        关上门的那一刻,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已用尽,我的腿猛地一软。
        诺厄用双手支撑着我,勉强让我回到了躺椅上。
        “我会不会也被……”
         我捂着持续绞痛的心口,脑子里全是众人的惨号和流血的尸体的样子。
         诺厄熟练地倒水调好了药,边送到我嘴边边说:“如果那个杀手是我,我一定会第一个杀您。”
        我接过药的手停住了。
        “您的影响力是最大的。”他接着说,摇晃着手中有些烫的药,“您现在还没有死,说明您根本就不在目标范围内。”
         心中的疑虑逐渐解除,我略微冷静了下来,“……你觉得会是扎卡里么?”
        “所有人都会怀疑他。于是由此看来,是他的可能性并不大。”
        “也许是个双重诡计呢?”我半自言自语道,“我得去找那个老狐狸问清楚。”我站起身来。
         “议长先生,您的药。”诺厄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评论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