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OLOGY 05

【通信】
发信人:基兰.全科
发信地点:殖民地915
发信时间:后3279年11月13日13:32
收件人:希德.一等兵
内容:
    午休时去拜访了玛士撒拉先生,问了他好多关于旧人类的事,都太令人惊奇了!我觉得希德你一定也会感兴趣的。
    你知道吗?比起附在我们每个人名字之后姑且勉强可以算是姓氏的东西,旧人类自有一套姓氏系统,多数都与他们的职业无关(除了如Smith或Carpenter一类的巧合)。你猜他们怎么决定每个人的姓氏?是根据他们的父母和家族的姓氏沿袭而来的!
    我又问为什么他们会把自己从未见过的人的姓氏看得如此之重(反正我是没有见过我的父母),结果玛士撒拉先生说,旧人类从出生到成年一直都是与父母生活在一起的!这太令人惊奇了!
    我突然好羡慕旧人类。我也好想见见我的父母。不过先生说了,旧人类的这种繁殖方式从现在的状况来看是不可能实现的了。毕竟,因为虾蛄携带的病毒,大多数女性都患病而死,只有拥有足够优秀的基因的人才有资格拥有后代。先生说这是一种半人为的基因选择,以后的人类会越来越优秀,也就越来越趋于进化。但是,如果只有优秀的基因被每个人拥有,那么所有人不就都一样了吗?
    先生也赞成我的观点。不过他说,这边是万物运转的道理,基因的多样性因此被慢慢同化,一切由有序重归混沌。
    他的话我听不全懂,但我依旧觉得他是个十分渊博的人。你又怎样看待这问题呢?
    以后还要请教玛士撒拉先生。
   
【希德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3日
    我口袋里那个一直硌得我难受的东西又在宣布它存在。
    我拉开外套和保暖衣的拉链,取出那个又重又硬的东西。
    大概是时候要将它扔掉了吧。
    金属光泽闪着我的眼。
   
【希德的日记】
后3256年2月5日
    以赛亚摊开他的手,向我展示静静躺在其中的一个小小的金属配件。
    经过了昨天的事,我不太愿意搭理他,但见他难得煞有介事地面对我,还有他略带神秘的微笑,让我竟又该死的有了好奇心。
    我去过那个东西,发现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拆下来的圆形按钮。
    “听说过破晓号吗?”没等我问他便开了口。
    当然听说过。
    建造宇宙飞船在这样资源匮乏的时代是很大的事。
    更何况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那一次的航行任务并没有完成。当人们满心欢喜的迎接飞船凯旋之时,只有一艘救生舰坠毁在殖民地的不远处。
    刚想因为他的故弄玄虚而转身离开的我,在看到按钮上”DAYBREAKER(破晓)”的刻印时才有了那么一丝认同。
    “你出去了?”
    见我终于对他说了一句带有语气的话,他极力掩饰自己的兴奋之情,对用力我点了点头。
    我仔细端详着那枚做工精细的按钮,内心佩服的不得了,表情依旧装作若无其事。
    “酷不酷?”他这样问着,”要不下次一起去?”
    我心里十分明白问题的答案,但我不愿对他表露出来。继续看下去可能要忍受他没完没了的炫耀,我便将按钮扔给他,准备离开。
    “别走。”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腕,将按钮重新塞给我,”这是给你的。”
    也许是拿在手上摆弄了一会的缘故,我竟然觉得那原本冰冷的金属按钮好像有了一些温度。
    “给我?他对你来说难道不是很重要么?”
    “昨天戏弄了你,我很抱歉。”他挠了挠头,”你以后不要不理我行么?”
    “......”
    我将按钮按得咯吱咯吱响,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说嘛……你还在生我的气么?”
    “......”
    “真的不理我了?”
    “好了。我知道了。”
    我推开把脸凑得越来越近的以赛亚。那按钮不知为何在我手心有些发烫。
   
【希德的日记】
后3279年11月13日
    之前多少听说过有人被金属冻伤的事,这个按钮也变得这么冰冷,大概是因为冬天快到了吧。
    扔了也好。会少不少麻烦。
    我扬起了手,朝向空旷无人的训练场,却怎么也松不了手。
    我这是怎么了?
    ......大概,比起随便扔在这里,物归原主比较好吧。
    “去破晓号。”
    脑中只有这个想法。

评论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