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lph】D、C、E、B、A

“那个人又不见了......
“我要把他......
“找回来。”
A1
杰克·梅瑞秋望着空荡的囚室,这样告诉自己。
怎么会?
他只用了三年就摧毁了共和国,却用了五年都没能让那一个俘虏屈服。
“拉尔夫......”他念着那个俘虏的名字,尾音拖的很长,几乎要将嘴唇咬破。
每次想到那个人都会懊悔不已。
“要是当时狠心杀掉他就好了!......那不知会省去多少麻烦。”再也不会有人和他作对,没有人煽动民众的反帝国情绪,没有人去领导共和国的残党,没有人......
可恶!
他掀翻了布满灰尘的桌子,咬着牙,红色的发丝不住的颤抖着。
等着吧,拉尔夫!
我会让你留下来的。
想到这里,杰克的怒火渐渐平息下来。
他坐在拉尔夫的床上,打量着这个房间。
说真的,他想不通为什么拉尔夫要一次又一次地逃走。虽说要折磨他之类的话一直放在嘴边,杰克却从未真正执行过。就连这个房间,也完全不能说是囚室。床、桌子、椅子、独立卫生间,甚至还有镜子和衣柜,虽然拉尔夫很少用,但再怎么样也不像是个囚室的配置。不仅如此,除了与外界联系的工具以外,拉尔夫想要的任何东西,他都可以给。
为什么要一次次的逃走呢?
杰克越想越懊恼。
那个家伙......总是与我作对。
B1
拉尔夫捂住嘴,尽量让自己的咳嗽小点声,但那无疑是不可能的。
可是也有没有别的办法,毕竟通风道里常年无人打扫,灰尘积了厚厚的一层。——如果这不是最后的机会,他才不会从通风道走。
自己挖的所有地道都被杰克用水泥封上了。至于通风道——拉尔夫知道杰克不会狠心到闷死自己。因为各种原因建造的极不科学的城堡本来通风就不好,假如通风道再不顺畅,不说是拉尔夫,整个城堡里的人都会窒息。
至于杰克为什么要建城堡,拉尔夫实在说不清。第三次世界大战都已结束的现在,资源极其匮乏,即使对战胜国杰克的帝国来说,维持这座城堡的开支就足以令人难以接受了。
拉尔夫休息了一会,又继续爬起来。
他其实也不清楚这里是否走得通。但这真的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现在他的精神极度衰弱,即使是老鼠爬过的声音都会被他以为是有人要来找他。
现在他听见不远处有“嗡嗡”的声音。他不太清楚那是否来自通风道内。
那种声音......比起风扇转动他觉得那更像是苍蝇飞舞的声音。
他似乎还闻到了腐肉的气味。
哦——不。
拉尔夫又开始绝望了。
就算爬出了这个通风道,他也不一定能逃离这里。对于共和国的地下组织会不会派人来接他他完全没有头绪。也许半路又会被捉回去,像之前那么多次一样。
况且......逃回了基地又被人劫回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杰克那个家伙,真是疯了。
共和国的领袖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只盯住他呢?
拉尔夫下意识的叹了一声,又赶忙捂住嘴。
再这样不小心,迟早会被发现。
但拉尔夫完全不想前进。
那种东西......不会真的存在吧?
拉尔夫不禁想到了之前的事。
C1
“哐!”
厚重的铁门被用力的关上。
拉尔夫蜷缩在角落,双手抱住腿,挤出几滴眼泪来。
又一次逃脱的失败。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下一个办法了。
曾经,他可以带领军队冲出包围圈,现在他却无法从这个小小的囚室逃脱。
“你逃不掉的。”
他还记得杰克在他耳边重复的这句话,还有垂到他眼前的红色的发丝。
为什么杰克要这样对他?
他在这里几乎可以做任何事,除了逃离,和想办法逃离。
似乎在杰克看来,没有什么是比控制拉尔夫更快乐的事了。
几乎可以说丰盛的食物被端了进来,但拉尔夫根本不想去看一眼。
至少还可以这样反抗吧。
B2
拉尔夫忙把自己从回忆拉回。
那些......明明是最令人不愿回忆的事。
关于杰克的一切,坏的也好,好的也罢,一定要统统扔掉才行。
该继续了。
可是拉尔夫又想到了那个东西,犹豫起来。
但只是一瞬间,便又陷入了回忆的深渊中。
C2
“他不吃。”
拉尔夫听见门外有人这样对杰克说。
他满以为杰克会因此而盛怒,但出乎意料,杰克只是“哼”了一声。这让拉尔夫打了个寒颤。

再也没有人送食物进来。
拉尔夫以为自己可以至少撑几天,但他最终连一天都没有坚持到。他后悔从小就没有让自己挨过饿了。
杰克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如果再晚来半小时,拉尔夫觉得自己就会饿晕过去,那样就不会被羞辱了。
他也很努力的装晕了,但装的并不像。这从杰克嘲讽的语气可以听出。
“饿了的话,可以找我要吃的哦。”杰克凑到拉尔夫耳边道,“像之前那头老母猪一样。我可以不计前嫌,还是给你最好的。”
“那头老母猪。”这个词让拉尔夫发抖。群魔乱舞的歌谣充斥着他的大脑。
“杀野兽哟!割喉咙哟!放他血哟!”
“不......”
紧接着是鲜血染红沙滩的景象。
没错......没错。
就是在那一天......
西蒙死了。
而且我......
B3
太痛苦了。
好想逃离。好想逃离。
罪恶感又像癌症一样扩散到拉尔夫的全身,难以摆脱。
不要再去想了。
忘掉所有。忘掉所有。
为了不再去回想,拉尔夫奋力向前爬去,也顾不得会发出多大的声响。
A3
杰克听见了。
有声音。
摩擦的声音。
一定是拉尔夫。
他激动的站起身。
又挖了新的地道?
还是?......
他望向了已经怀疑多次的通风口。
墙角那个入口很狭窄,但足够过一个人了。

杰克丝毫没有犹豫,打开了通风道的盖子。螺丝钉被暴力拆除了,所以无疑就是这里。杰克相信拉尔夫不可能那么快就逃出去——这里的通风管道错综复杂,更何况出口那种东西有没有都还说不定。
他脱下了笨重的毛皮外套,极灵活的钻进了通风道,好像自己还是那个可以轻松猎到凶猛野猪的猎手。
他甚至想好了见到拉尔夫后的第一句话。
“拉尔夫,好好待在我身边。我可以不计前嫌。
抑制不住的兴奋。
B4
异常的气味越来越浓烈。
拉尔夫已顾不了那么多。
让我逃走吧......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就好。
远离那些痛苦的回忆。还有杰克。

肘和膝盖处的衣物已被灰尘和砂砾磨破,每前进一步都疼痛难忍。
异样的感觉包围了拉尔夫。
有什么东西在接近。或者......他在接近什么东西。
那也无所谓......逃出去就好了。
但他已来到那个东西的面前。
再继续是不可能的了。
拉尔夫觉得自己一抬头就会碰到那个人的鼻子。
C3
杰克满以为拉尔夫越痛苦,自己就会越愉快,但它渐渐发现不是这样。
尤其是在拉尔夫看到那破碎的海螺之后党章晕厥的时候。
那些幼时的伤疤,是拉尔夫永远的痛,同时也是杰克的。拉尔夫犯过的罪行,杰克也同样犯过。
杰克本是不以为意的,现在也没有用了。
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如果拉尔夫最终还是不能臣服于他,他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轻抚着晕倒的拉尔夫的金发,默默的看着他。
来吧,拉尔夫,到我这里来。我那么理解你。
我懂你的痛。我懂你的爱。我懂你的追求。我懂你的一切。
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愿和我一起呢?
A4
通风道对身材健壮的杰克来说实在有点窄了。才爬了几步,便被挤的喘不过气来。
更让他心虚的是,通道里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除了他自己的喘息声。
也许那只是老鼠......不。
一定是拉尔夫那家伙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
他这样告诉自己,继续向前进着。
他看见前方有个东西。
哈,那是......?
不对。
那竟然是......
B5
果然,那是......
A5
被苍蝇围绕的猪头。
B6
被苍蝇围绕的猪头。
拉尔夫记得这个。那是杰克给“野兽”的祭品。
蝇王半张着嘴,像是在笑,又像是要说什么。
为什么拉尔夫会知道他?拉尔夫自己也不明白。
“我们终于见面了,拉尔夫。”蝇王耷拉着眼,这样说着。
拉尔夫强忍着恶心不让自己吐出来。
拜托了。让我出去吧。
“这里没有人能帮你。除了我。”
蝇王嘲笑般的说。
拉尔夫精神恍惚。他甚至认为自己在做梦。
“杰克不会放弃的。”蝇王接着说,全然不顾拉尔夫是否还能听他说话。
“是么?......”拉尔夫觉得很累,“那么求求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吧。”
蝇王用只有拉尔夫听得见的声音说出了一个词。
拉尔夫听罢,全身如稀泥般瘫软了下去。
A6
“嘿。”
杰克看着眼前的猪头,内心诅咒着负责通风道清洁的仆人,准备直接将猪头清理掉。但竟有种无形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
“杰克·梅瑞秋。”
那猪头说话了。它怎么会知道杰克的名字?
“蝇王。”像是某种本能一般,杰克吐出这个肮脏的名字。这是他自己也吃了一惊;毕竟他从未听说过这个词。但他不在乎——他只在乎拉尔夫去哪了。
仿佛知道杰克的心思似的,蝇王微张开嘴,用涣散的瞳孔盯着杰克,道:
“拉尔夫来过这里。”
“拉尔夫来过这里。”杰克将蝇王的话重复了一遍。他觉得这就让他足够满足了。所以拉尔夫现在一定......
“但他没有从这里通过。”蝇王这样说着。四周突然想起了滑稽的笑声。杰克说不清那笑声是从哪里传来的,只是无端地战栗起来。
“......是因为你在这里,是么?......”杰克颤抖着说。
滑稽的笑声又响了起来。蝇王好像咧开了大嘴:“是,也不是。”
“别以为你可以像以前制服野兽一样制服他。”猪头接着说道,“是你把他害成了这样。”
杰克觉得的自己战栗的更厉害了 。
害怕......他竟然在害怕。
他感觉全身已经僵硬,好像被什么正中了靶心。
仿佛身体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他缓缓地,向后退着。
C4
“今夜月色很美。”
E1
请不要放弃我。请不要忘记我。
我是你永远的朋友。我是你永远的敌人。
愿你的痛苦被你统统抛掉。愿你双手上沾满的鲜血早日冲刷殆尽。
梦想后续来临那日,我会点亮随风摇曳的孤星,请你带着微笑,用力地拥抱我。
A7
杰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人们不可能知道梦境的开始——于是刚刚便是这样。
进入拉尔夫房间那时的事,他一点也记不清了。
再加上那个恶心的猪头......他确信自己是在做梦了。
可是梦中是没有细节的吧?
他就注意到一个从未发现的细节。
在房间里,距头顶不远的地方,有一小截布绳。
剩下的那截,被用刀割断了。
A8
“梅瑞秋陛下!......“罗伯特终于在拉尔夫的囚室找到杰克时,已经气喘吁吁了。
他不顾杰克呆滞的眼神,说道:“共和国......死灰复燃了。他们已经到了这里......我们快逃吧。”
共和国?是因为拉尔夫么?
可是......
“罗伯特。”杰克指着那截绳,问道,“你觉得那是什么?”
罗伯特抬头看了一会,又瞟了一眼杰克,结巴的说,“我看......那像是拉尔夫衣服的布料。”
“是么?你也是这样想的么?”杰克近乎绝望地说。
“那么,”杰克又接着说,“这又是什么呢?”
他打开巨大的衣柜,但那里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空荡了。
罗伯特跌坐到了地上。
E2
为什么拉尔夫一次次的逃走?
为什么杰克将他一次次的追回?
都留在原来的地方,不是很好么?
都选择淡忘过去,不是很好么?
为什么总是要相互争斗呢?
蝇王暗暗的笑了。
人与人的任何争斗中,从来都没有胜者。
就算有,也只能是——蝇王。

你心中的蝇王,会战胜你么?
A9
“不要看他,关上柜门,梅瑞秋陛下。”罗伯特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爬起来直冲向杰克,“共和国的人要来了......我们已经没有军队了。我们可以逃出去......我知道有一条路。”
杰克后退几步,猛地摇头,“不......不。快告诉我我在做梦。在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告诉我我已经疯了。”
“......已经太晚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可是我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放下......”
放下对杰克来说太困难了。
杰克进门的时候,拉尔夫已经将绳套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像疯了一般冲上去,飞快的抽出刀,不顾拉尔夫的反抗,割断了绳子。
可是已经太晚了。
“我看着拉尔夫死掉了!他死掉了!他一定还恨着我......他死前还盯着我的眼睛呢......
“我不想他死......不想他再恨我......所以我把他,连同我的记忆,一起藏了起来。可是......”杰克被什么噎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快让我醒过来吧。杰克不停地告诉自己。
“不。你醒不过来的。”他脑海中出现了那个猪头,还有滑稽的笑声,“这就是现实。”
拉尔夫静静的躺在衣柜里,蜷缩成一团。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绳套,脖子已经被勒紫了一圈。
B7
“自杀。”
拉尔夫一想到这个词,泪就不断地流。
不想重复循环,又不想就此屈服。
只有自杀了。

他早就想过这个方法了——他连自杀方式都想好了。
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撕成细细的布条,然后缠成布条。
是的,他早就想好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现在倒无所谓了。
死亡是多么痛快的事——再也没有痛苦,也没有杰克。
这一次我不会再逃了。这一次我会永远留下。
仅此一次。
但至于败给你......应该是又一次了吧?

拉尔夫去擦脸上的泪,但擦不干。
这样也许就可以救赎我自己了。
可是谁来救赎你呢,杰克?
A10
罗伯特将拉尔夫从衣柜中轻轻的抱起,递给杰克。
“走吧。不然我们都会死了。”
“......”
他打开了通风口,向内指了指,道:“从这里可以通到外面。我已经走通了。”
“你......你没有看见蝇王么?”
“什么蝇王?”

这样就说不通了。
拉尔夫为什么不逃走呢?
为什么不逃走呢?
D
在那座荒岛上,有过一群因为飞机失事而被遗弃的孩子。
在他们之中,最高大,最结实的那个是杰克;个子仅此于他的是拉尔夫;还有猪崽子,西蒙......
他们互相帮助,最终又互相伤害。

“拉尔夫。”
所有人都在窝棚熟睡的时候,杰克这样问拉尔夫:“你以后想干什么?我是说,从这里回去以后。”
拉尔夫揉了揉眼:“我......没有什么特别想干的吧。......你呢?”
“以后,我要建一座城堡。”
拉尔夫看着杰克。那并不是个......至少......不是个容易实现的梦想。但杰克看起来似乎很认真。
“这样啊......建好了以后,可要带我去呢。”
“一定的。”
两人相视而笑。
E3
你最希望发生的事,发生了,你却看不见。
我最希望发生的事,也发生了,我却看见了。
你准备留下的时候,我也要离开了。
有些事,可能我再也不会明白了。
E4
“其实,答案在一开始就已经告诉你了。”

评论(5)
热度(47)
 
 
 
 
 
 
 
 
 
© THRANDUIL | Powered by LOFTER